Nothingness

想逃离现实的有瘾小孩儿

我何时活过
nothingness
只不过是一片虚无

草稿流,用意念画图

今天的jio克大叔满面春风地从草丛里抓出来一只小奶布
阿佣:
“今天也是竭尽全力拒绝jio克的一天”

今天约骚骚限免
跑到镜像里瞅见了这一幕♂
噫♂
这位大爷,您您您…轻点儿蹬我腚???

空山空水空明月,千秋往来一梦间。当我们去盘点人生,打捞岁月的烟尘,我们会发现那些苦苦纠缠的所谓爱恨情仇,悲欢离合、成败得失,所有的一切烦恼,都不过是生命的尘埃在上下翻转跳跃。生命原本剔透纯净,一如琉璃。


每晚他必须

被带入人工隧道,做循环往复的梦。

一如列车下方循环往复的枕木,躺在

奔涌的思绪下。他不敢看向窗外

那第三根铁轨,不间断的毒风,

吹过身旁。他将它看作一种

天生易染的疾病。人蛾必须把手

放进口袋,就像其他人必须戴围巾。

若你抓住它

就把手电照像他的双眸。那儿只有黑瞳仁,

自成一整片夜晚,当他回瞪并阖上眼

这夜晚便收紧它多毛的地平线。接着一颗泪

自眼睑滚落,他唯一的财富,宛如蜂蛰。

他狡诈地将泪珠藏入掌心,若你不留神

他会吞下它。但若你凝神观看,他会将它交付:

沁凉犹如地下泉水,纯净得足以啜饮。

“与我而言,这俗世的一切都已结束。人们再也无法给我幸福或者是伤害。在这个世界上,我不再有满心期许,不再惶惶不可终日。即使身处深渊也一样心平气和。时乖命蹙的可怜人啊,却如神明一般没有了七情六欲。”


       古代寺庙里描绘壁画的僧人,从日出画到日落,即使在黑夜,手持蜡烛也要继续工作。用尽一生,立定心意,只做一件事情。一个手持画笔的僧侣,在无人的大殿里面对他的空白墙壁,也是在无垠的时间里,面对他的界限。对抗这虚无,与之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 打开门走下台阶,有日光照耀的世间,但是他的世界只在于此地。他的使命把他囚禁在此地,为自己内心的任务而存在。与世无争,没有边界。

Observer.
C菌你又让我了解新的东西.
爱您.